INTERNET TECHNOLOGY

某某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云计算

企业腾飞展示应用系统创造者

INTERNET 

 

  •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李世杰

“唉,走咧——”,看过《秋菊打官司》的观众一定不会陌生,秋菊每次出门“讨说法”时,背景音乐就会想起这一声粘粘糊糊的碗碗腔。
     《秋菊打官司》是一部有着浓郁乡土气息的影片,有着很强的时代特色,一直被认为是张艺谋导演水准最高的影片之一,影片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曾在世界电影舞台上屡次夺魁。随着电影的热播,电影中那一声响亮而婉转的叫板也同电影一起走出陕西,走向世界,而这句纯正的碗碗腔就出自陕西皮影艺人李世杰之口,就是这一句经典的唱段,赋予了该电影浓郁的陕西特色,引得当时担当作曲的赵季平也连连赞叹“要的就是这个味!”
     皮影戏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民间艺术形式。所谓“一口述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就是对皮影表演形式的经典概括。清富察敦崇在其《燕京岁时记》中言:“陕西皮影戏历史悠久,西安则是中国皮影的发源地。近代陕西皮影流派极多,粗略言之,东路有碗碗腔皮影,南路有道情皮影,西路有弦板腔皮影,北路有阿宫腔皮影。四路影戏,尤以碗碗腔、老腔皮影最为古朴,据民间传说,自明以来,即在西安的二华(华县、华阴)潼关地区流行。”碗碗腔作为皮影戏的一个剧种,在陕西地区相当流行,据考证它的演变发展至少经历了三百年以上的历史。它以多变的唱腔和细腻、优雅的音乐而在群众中广为流传。如今,在西安,提起碗碗腔的著名艺人,没有人不知道李世杰的,他与汪天稳、江国庆被人们誉为“皮影三剑客”。
父亲是我艺术之路上的启蒙老师
     李世杰,生于1934年。1956年加入陕西戏曲研究院,为把皮影戏班上了戏曲大舞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此期间,演唱了大量碗碗腔曲目,其中比较经典的有《王允献连环》、《卖杂货》、《杭州卖药》、《古城会》、《丽娘投河》、《借水》等十多出唱段,被称为“碗碗腔王”。
      说起自己是如何与皮影戏结缘时,李老师微笑着回忆说“父亲是我艺术道路上的启蒙老师,我是在父亲的影响下开始学习皮影戏的。”说起父亲,李世杰一脸崇敬,“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是他发现了我在戏曲这方面很有天赋,一出戏我看一遍就能学个八九不离十。我七岁跟随父亲学戏,十二岁就登台唱戏,当地人给我起了个艺名叫“十二红”。当初为学戏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大冬天刮着呼呼的西北风,我还要在屋子外面抱着琴练戏。但是父亲很疼我,唱不好他从来不打,最多就是说我两句,我也很自觉,知道自己必须要勤学苦练......”
       视戏如命,脑子里存了一百五十多部戏
     “我从七岁开始学戏,一直唱了六十多年的戏,我们在德庆社唱戏时,可以两个月不唱重样的戏......”李世杰老人边说便从柜子里取出自己珍藏多年的戏本子,“这些东西我一般不会拿出来给别人看,过去有人说借去展览或研究,可是最后不是弄坏了就是弄丢了”老人气愤的说,“如今就剩这么多了,保存的也不够完整了,好在这些戏我大部分都记住了,都能唱得下来,我现在脑子里大概有一百五十多部戏,没有个好记性是唱不了戏的。”手里捧着一本已经没有了封皮的戏本,老人慢慢翻着泛黄的每一页,就像对待襁褓中的婴儿一样,眼神中流露出了丝丝爱怜之情。
     艺德最重要
     李世杰在陕西戏曲研究院传授碗碗腔技艺期间,培养了一大批碗碗腔艺术人才。其中不乏比他年龄还大的,他觉得对于一个人艺人来说艺德比什么都重要,“凡是跟我学戏的年轻人,我都会送给他们五个字“爱、能、精、会、化”,要取百家之长,为一人之用。不能浮躁,更不能骄傲”,他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李世杰的家在陕西戏曲研究院的一栋破旧的居民楼上,家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双人床,一个老式带点破旧的衣柜,两个红色包皮的沙发,由于久坐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弹性。虽然家具很少,但是摆在这面积不大的屋子里还是显得比较拥挤。与这简单而陈旧的摆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家中墙上擦得透亮的百年老月琴和床头挂着的老人抱着月琴纵情弹唱的精美照片。
     屋外不时传来小提琴的声音,李世杰指着窗户外面说“这是对面的娃在练小提琴,刚学不长时间,还拉不成调调,但是每天都在练习。我现在每天早晨也还是坚持喊嗓子,一天不练就难受。我喜欢唱戏,只有爱一行,才能长久的坚持下去。”
      希望办戏校,将碗碗腔永久传承下去
     与舞台上的辉煌成就相比,李世杰老人的老年生活是孤独的,老伴常年患病,身边常需要人照顾,平时子女们由于工作原因也很少回家探望。在这平淡的生活中李世杰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唱戏,最大的心愿就是教人唱戏。然而,令老人伤心的是,他唯一的孙女对于戏曲毫无兴趣,“她不学,她对这个不感兴趣,咋说都不学,可怜这么好的东西就要失传了”谈到碗碗腔的传承问题时,李世杰无奈地摇着头说。“德庆社的几个创办人都陆陆续续死了,就剩我一个了,要想把这门艺术传下去,就得办学校,得国家支持,但是我年纪也大了,精力不行了,况且目前也没有钱,我不愿意随便找些人来帮忙,那是误人子弟!”说道动情处,李世杰老人拍桌子喊道:“有些不懂戏的人,竟然把手抄剧本当几毛钱的废纸来卖,以后这些东西我不会再拿出来了,我死也要带进棺材里!”有些人生来就是属于舞台的,就像李世杰,他用毕生心血诠释着什么叫“热爱”,并凭借着这份热爱,在自己的艺术之路上越走越远......